“邪典风童装” 背后:一对浙商夫妇身家40亿

640

来源 | 野马财经(ID:YMCJ8686)
作者|梁春富编辑|蔡真 

近日,江南布衣(3306.HK)旗下极具增长潜力的童装子品牌“jnby by JNBY”,被用户投诉称,其童装出现了“邪典风、暗黑风”等不恰当的设计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此事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一阵不小的舆论风波:“警钟长鸣,另类潮流并不意味着可以脱离伦理和道德”、“品牌衣服追求设计感、有个性,本是好事。但在放在童装设计上,在怎么谨慎都不为过”、“太过阴间”……

9月23日下午,风波中的“jnby by JNBY”通过官微正式就童装图案设计不当一事发文致歉,称已全面下架所涉商品系列、撤销相关宣发物料,成立专项小组启动自查,并开放相关退货渠道。但这封道歉信并未挽救江南布衣的股价,9月24日,其以17.26港元/股开盘,一路跌至收盘价14.98港元/股,大跌13.21%。

号称“领先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”的江南布衣集团成立于1994年,距今已有超过26年历史,拥有“JNBY”、高端女装“LESS”、男装“CROQUIS”、童装“jnby by JNBY”等子品牌。

其中,“jnby by JNBY”是江南布衣在2011年推出的第一个童装品牌。官网介绍称,该童装品牌以“自由的想象力”为理念,为0-10岁的孩子而设计,借助当代艺术的设计手法,以“自由、想象力、快乐、真实”为设计核心,汲取生活意趣,分享艺术与知识,传递美好的价值观念。

“传递美好价值”的童装品牌却出现了令人不适的“邪典文化”,这次设计“失误”,无疑为刚成为业绩增长新动力的童装业务蒙上了一层阴影。童装“邪典风”

事情缘起9月19日,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,自己是在给四岁孩子穿衣服时,发现孩子穿的“jnby by JNBY”童装上印有“welcome to hell(欢迎到地狱)”等不当字样和图案,而衣服是家中老人买的,老人并不认识衣服上的英文,只觉得版型好看。

640-1

图源:微博网友

随后,更多网友晒出了“jnby by JNBY”童装诡异设计的图片,其中可以看到,这些衣服繁复印花上有着疑似浑身中箭、裸体、枪支、断头等不当“邪典文化”;还有几乎是“性明示”的英文字样等。

图源:小红书网友

640-2

图源:微博网友

除了暴力、血腥,这件衣服上印花图案被批判得更重:一位裸女半身倒立着,双手遮盖着隐私部位,下体处似有硕大的红色果实……

640-3

图源:网友供图

这幅印花图案的原型是博斯的油画作品《人间乐园》里的一个场景,画作带有极其强烈的宗教主题和对世人肉体欲望的劝诫。因此也被网友质疑,对于几岁孩子来说,无论要如何陶冶艺术情操、发挥“自由的想象力”,这道题都太过超纲了。

事情愈演愈烈,网友的“声讨”也从产品扩大到了宣传物料。有网友整理了“jnby by JNBY”早年的童装宣传图,并表示,其中有不少稚嫩的童装模特配合道具摆出不符合年龄的姿势,令人细思极恐。

640-4

图源:知乎@生涯规划kiki酱

事情发酵后,有网友发帖称,某位与江南布衣有过合作的摄影师疑有恋童倾向。搜索江南布衣官微,该摄影师曾在2015年和2018年为江南布衣的新品系列担任摄影。

眼看舆论不断发酵,在事件爆发一天后,江南布衣的正式道歉才姗姗来迟。

9月23日下午,江南布衣表示,已第一时间全面下架所涉商品系列,撤销相关宣发物料,并成立专项小组启动自查。此外,公司还承诺,已购买相关商品的消费者可以通过原购买渠道退货。

业内人士认为,网友的愤怒源自其对于儿童保护上的漠视。江南布衣作为一家上市企业,设计团队庞大,招聘要求高,高学历人才比比皆是,简单的英文字面意思总该看得懂。

一块布料从设计到成品,至少要经过市场分析、新品规划、设计、打样、生产制衣、审核、宣传发布、销售以及售后等层层把关,这样的衣服最终大批量生产出来,或许意味着全公司上上下下都认同该产品的设计符合品牌形象。不得不让人反思这是否是其企业文化的问题。

还有网友表示:“小孩子最喜欢观察小微细节,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印在孩子衣服上,不是蠢,是坏。绝对不能容忍把各种暗黑风、性暗示、暴力等元素跟孩子扯在一起。”

这样的童装又会对那些年幼无知的儿童身心又会造成怎样的影响?

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安丽向“市界”表示,在通过比如像衣服这样的媒介将这类的讯息传递给孩子,就会在潜移默化之中渗透进孩子的认知当中,这种血腥暴力会对孩子造成心灵上的污染。

陈安丽认为:“孩子是没有判断力的,给孩子什么,孩子就会接收什么讯息。对于商家来说,不应该提供血腥暴力甚至带有暗示性的商品。这里面有文化的要素存在,背后也反映了企业的文化价值观。”成人装曾陷“抄袭风”?

另外,除了本次童装品牌被指设计不当外,江南布衣还曾涉嫌多起抄袭,先后与多家品牌陷入争议。

2018年2月,江南布衣旗下男装品牌“CROQUIS”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,一款包包因涉嫌抄袭圣马丁设计师River Renjie Wang原创作品而被迫下架;

9月,江南布衣旗下女装品牌“less”与创意短片平台NOWNESS合作拍摄的视频,被指抄袭他人创意;

11月,独立设计师陈鹏发微博指责,江南布衣集团旗下“JNBY”品牌的一件羽绒服与其在同年2月的一场时装周上发布的一则作品高度相似;

2020年5月,网友“顾厄页”指出,“JNBY”推出的2020年春夏新款凉鞋涉嫌抄袭某韩国品牌2019年春夏款凉鞋。

号称“领先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”的江南布衣,独特设计应是其灵魂、核心。在《招股书》中,江南布衣也坦言,公司业务取决于设计师创造具有吸引力的时尚服饰,品牌则依赖总设计师及其团队领导。

从《招股书》中可知,从2012年起,江南布衣设计及研发团队由执行董事兼首席创意总监李琳所领导。其简历显示,李琳拥有逾20年行业经验,曾荣获“杭州女装十佳设计师”、福布斯“全球时尚界25位最具影响力华人”等称号。

李琳的弟弟李明,1996年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,主修艺术与文学,曾担任“JNBY”品牌首席设计师、“CROQUIS”品牌设计与开发主管、集团品牌部设计师等。这也意味着,江南布衣的设计和研发基本由李家姐弟把关。

《招股书》显示,2014—2016财年,江南布衣用于产品设计、研发部门的费用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均为3%左右。最新财报显示,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,江南布衣的服装设计费共计2390.7万元,较上年同期的3268万元减少约878万元。浙商夫妇身家40亿

江南布衣于1994年在杭州成立,创始人是一对夫妇:吴健和李琳。

丈夫吴健主要负责江南布衣的整体发展和营运;妻子李琳则是创意总监、设计师,负责“天马行空”。

跟其它服装牌子的创始人有很大的不同,这对夫妇既不是学服装设计的,也不是念艺术类专业的。上世纪90年代,李琳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,与吴健是浙大校友,而他主修制冷设备与低温技术。

1994年,刚毕业不久的李琳就断然辞职离开了化工厂,一年多后,她在杭州延安路开了一家小服装店。

那个年代,恰逢“下海潮”,杭州又是古代丝绸重镇,纺织业基础坚实,不少本土杭州设计师品牌崛起。李琳的服装小店,也一路做大,随后成立了自己的品牌,直至2016年成功上市。从一家杭州小店,到坐拥十数个品牌的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,吴健、李琳夫妇用了24年。

江南布衣的主品牌“JNBY”由首席设计师李琳打造,意为“joyful natural beauteous yourself”,即愉悦、自然、美丽、自信。早期“JNBY”主打国创、“杭派”婉约风。而作为日本设计大师山本耀司的拥趸,李琳极为推崇自然、简洁、线条流畅的设计,主要以本白、黑灰、褐色等纯色为主。定价很高,业内评价也不低。

李琳对于艺术有着狂热的向往,不仅是一位知名服装设计师,也是艺博会常客、艺术品收藏家。

2020年底,美国老牌艺术杂志《ARTnews》,公布了2020年度最新“全球顶级藏家Top 200榜单”,其中中国内地藏家占据了12个席位,李琳的名字赫然在列。这已经是自2016年以来,李琳连续五年榜上有名。

李琳长期以来对于当代艺术十分关注并积极参与,每年基本上要去10个艺博会,是巴塞尔、迈阿密、伦敦、纽约以及巴黎、马德里等艺博会的常客。2019年底落成的杭州江南布衣总部中,李琳留出了其中的一个区域打造非营利美术馆 By Art Matters,该美术馆将集中呈现其二十多年以来的藏品。

当然,艺术家在资本市场上也颇有斩获。截至2021年6月30日,吴健、李琳夫妇合计持有江南布衣61.47%的股份。按照9月24日江南布衣77.71亿港元的市值计算,这对浙商夫妇的身家达到47.77亿港元(约40亿元)。而在“童装风波”发酵的前一天,他们身家约为47亿元。童装业务为增长新动力

8月31日,江南布衣发布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2021财年全年报告,实现收入约41.26亿元,同比增加33.13%;归属股东净利润人民币6.47亿元,同比增加86.67%。

其中,主打品牌“JNBY”占据了营收的半壁江山,约55.7%,为22.99亿元,同比去年增长了30.5%。

此次引起争议的童装品牌“jnby by JNBY”,虽然不是营收主力,但却是增速最快的。2021财年营收6.57亿元,仅次于“JNBY”和男装“CROQUIS”的营收,位列第三,占总营收的15.9%,而同比增速达到了47.8%。

通过布局微信小程序,江南布衣目前已建立了一个较为成熟的会员互通体系,其业绩也主要由会员拉动。

截至2021年6月30日,集团拥有会员账户数(以下均指去重会员账户数)超过490万个,其中微信账户数超过440万个。

640-5

野马财经拍摄

会员数量虽然庞大,但活跃会员账户数只有43万逾个,占会员总数的8.78%。其中微信活跃会员账户数逾42万个,占账户总数的9.55%。

但这少部分的会员购买力爆棚。2021财年,购买总额超过人民币5000元的会员账户数逾20.9万个,其消费零售额亦达到人民币26.1亿元。2021财年,集团会员所贡献零售额占零售总额约七成。

 此外,江南布衣也在全球不断范围内不断扩张门店。其在全球经营的实体零售店总数由2020年6月30日的1855家增加至2021年6月30日的1931家,其中童装“jnby by JNBY”门店有470家,占到总门店数的24%,“童装风波”或将直接影响到其童装门店的业绩表现,下一财年童装业务是否还能保持高速增长?可以拭目以待。

发布者信息
admin

知行合一

品牌设计,品牌战略,品牌营销,市场开发,经营管理运作,组织结构、文化建设等品牌管理制定相配套的可以量化的业绩改进

相关文章

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.